首页 > 金融理财

如果骆玉珠在拼多多上开店 陈江河的鸡毛能飞上天吗?

文章作者:来源:www.xzzxparts.com时间:2020-03-15



多多

来源:金融漂移陈迩冬

A:“嘿,我的一个同事和多多一起筹到了100元。让我们得到它!”

b:“别这么做,这都是谎言和风险。”

这是一场真正的对话,围绕着在2011年电子商务战争中理解新金融展开。这也是多铎与自我媒体“纽约皇太极”之间战争的微观表现。

这篇文章从一场口水战开始,但不仅限于口水战。越来越多的人想通过整合大量业务来制作一些新内容。

01 war of words review

截至12月2日,PDD的市值为4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49亿元,超过百度,逼近京东。从历史股价来看,这三家公司的总市值相差不大,互有输赢,成立仅4年的bingduo无疑是一家互联网巨头。

那也是12月2日,平托多多对一个名为“纽约皇太极”的自媒体很生气。

事情的起因是在11月10日,当时“皇太极在纽约”对pin多铎发起的“双11取款活动”提出质疑。核心是:多铎利用了人类的弱点。所谓100元现金提款,在收到99.5元后,每股是1美分。此外,在成功获得100元后,仍然是两张1000减50的优惠券,而不是约定的现金。

12月2日《拼多多是怎么骗你的?》指出这篇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只收到400万读者。还透露出“多多愿意花费数百万来审查文章”、“威胁”、“被媒体攻击”等爆炸性内容,以及多多的一句狠话:“如果让这么大的公司遭受这么大的损失,我们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

然后,平托多多回应:平托多多将采取法律手段扞卫自己的权利,以回应营销机构上海杜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其营销编号包括“纽约皇太极”)多次试图欺骗粉丝并以引人注目的内容亮相。此外,公司已经向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了公司的不正当行为及其营销数字,并列举了大量类似文章。

鉴于这场可能会向法院提起诉讼的口水战,我了解到辛金荣已经要求品多的工作人员核实两个细节:1 .删除100万元是否属实;2.“100元”的取款和收款是否是两张50元的优惠券而不是现金。这两个问题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得到回答。

但是,我知道辛建龙向一个拼写很好的用户学习,但是有人通过微信成功兑现了100元。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用户都被套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平多估计起诉书会被送到“纽约前的皇太极”。

02“≤正确”拼写很多

拼写很多“双11现金取款活动”真的不是什么新鲜事。淘宝、京东、头条、美团、百度.所有的互联网巨头基本上都以类似的方式推销他们的用户:他们认为他们在假期里有太多的钱,要么送红包,要么免费送东西,简而言之,他们哭着乞求发真钱和真银。

虽然营销用户都知道这一套,但真正的金银要么没有,要么很差,但他们根本无法与巨人竞争,他们早已屈服于此。

公共标题“纽约皇太极”是基于“多多”和“双11”两大主题,深受用户喜爱。许多用户想发泄他们对“巨头把用户当成傻瓜来营销”这一现象的愤怒。因此,这篇文章成了一个爆发。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巨头都要为愤怒负责,只有一个是多多。

放火之后,多多说,“这么大的公司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最大的损失是什么?在各种文章中没有明确的陈述,但有几个维度可以参考:股价、用户、流量、口碑、双十一销量或活动本身。

在被大火吞噬后,你是否愤怒地说出了这句话,并让媒体误会了?阅读新金融,并认为拼写大致正确。

首先,过度营销用户或小冲突是包括多多在内的所有巨头都会做的事情。然而,巨人多多将长期承受用户压抑的愤怒。不怪群众,怪多多。同时,本文批判并充分利用了人性的弱点,但也利用了人性的弱点。然而,多多确实击中了用户的天平,因为

事实上,在多多的发展过程中,很多地方都是“不到或等于正确的”。例如,黄征说“多多平台上的纯假货比例不是很大,因为很多商品甚至没有资格谈论假货,因为这些商品没有品牌,即“白色品牌”或假冒产品。至于假冒产品,多多面临的问题是广大人民群众对假冒产品有需求。”

03在表面之下

黄征的需求理论与《拼多多是怎么威胁我的?》中的一些情节非常相似:

当三角债务问题席卷全国时,罗玉柱花了他所有的钱购买了一批质量好的名牌商品,因为名牌商品有一定的质量,而且便宜又容易卖,换句话说,“有需求”;然而,“水下”的风险已经出现。义乌正面临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大风。贸易商的货物一件接一件被扣押。因此,陈江和家族陷入了金融危机。在这场风暴中,邱英杰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我们永远也不会有自己的品牌。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当别人听到假冒伪劣商品时,他们会怎么想?把它想象成义乌,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吗?商人眼里不能只有钱,他们必须有信用,他们心中必须永远有一个秤,否则鸡毛永远不会飞上天。”

作为一家社会电子商务公司,多多真正解决了“五环外的人”的问题。虽然市场上有很多讽刺,但多多在商业上仍然很成功。

相比之下,另一家社交电子商务公司更注重解决“五环外的人”产品的“好坏”问题。虽然有像作者母亲大人这样的铁粉,但由于对产品的严格控制,产品种类很少。该平台的用户敢于购买它们,但许多产品根本买不到。这导致了一个问题:聚集的用户数量、业务规模没有上升,市场价值仅占总数的十六分之一。

多多2018年上市时,成立才3年。在如此快的发展速度下,除了正确的策略和强有力的执行之外,还会有剑出鞘和“少于或等于正确”的时候。然而,经过一年多的上市,多多似乎仍无法摆脱“夜间作战”的疑虑。在短期内,多多真的不需要摆脱它。毕竟,五环路以外的人群在数量上有绝对优势,这将支持多多的业务,“小于等于右”也将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但是,为什么拥有亿元和5.36亿活跃用户的GMV不能以≥正确的形式发展呢?人们提到开发花了四年时间,但他们想到了山寨。是像《鸡毛飞上天》的义乌一样发展了几十年,还是假冒伪劣产品的代名词?

为了管理假冒商品和假冒村庄,勇敢的人需要折断自己的手腕。这并不像张瑞敏砸冰箱那么简单,而是需要从根本上改变。为了理解新金融,我相信如果有一天他必须做很多事情,黄征有勇气去改变,但是他现在可能没有改变的决心。毕竟,风险仍在水面以下,目前这仍是一种好的形式。

即使是志愿市场上的假货假货在电影和电视剧中也有完美的结局。

题外话:我真的建议我们应该支持一些质量好的假货,为中小企业打造自己的品牌。